你呀你

云拿月

首页 >> 你呀你 >> 你呀你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高攀 穿成反派的我靠沙雕苟活 我炒CP翻车后 野玫瑰真香 男主他突然有了智商[快穿] 奶就要做毒奶[书穿] 过分宠溺 七零修真女知青 十代目在横滨出道 全娱乐圈都以为我天煞孤星
你呀你 云拿月 - 你呀你全文阅读 - 你呀你txt下载 - 你呀你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你呀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家庭聚会例行流程进行至半,一如往常那般无聊。

——至少对迎念来说是如此。

衣角突然被人扯了扯。迎念抬眸,十岁的小堂弟找来角落,微昂的下巴,弧度带着被惯出的莫名傲气。

“你跆拳道是不是很厉害?跟我比一比!”

迎念眉头微蹙,未接话。

小堂弟见她神色,顿了顿,抿着唇,加上称谓:“……念念姐。”

“我不跟你比。”迎念拒绝,“你打不赢我。”

“谁说的!”堂弟不服气,嚷嚷,“老师说我很厉害!是整个训练教室最厉害的!”

满屋子都是和迎念同辈的孩子,几个叔伯不是聚在别的房间叙旧玩牌,就是被迎老爷子叫去书房说话,其余几个姑姑婶婶,要么在厨房里帮忙,要么也在别的屋聚成一圈闲话家常。

作为这间小客厅里最大的,迎念耐着性子应付这个平日里和她并不亲近的小堂弟。

“我不跟你比,你去找他们玩。”

奈何被宠惯了,想要做的事一定要做成,否则就不依不饶,小堂弟揪着迎念的衣角痴缠:“我不!我就要比,你跟我比!跟我比……”

迎念被闹得没办法,不想和他纠缠,只好起身。

这一辈小孩不少,为防磕碰,地毯特意铺了几层,绵绵软软,头顶着地翻身打滚都没问题,正好也适合做场地。

迎念没动真格,堂弟十岁,再者水平相差,她就算让他一只手,他也打不赢。迎念便一直防守,堂弟较了真,一下比一下蛮横使劲,却怎么都打不到她。

他脸都憋红了,一脚踢上去,被迎念挡开,一个没站稳接着就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他顿了一秒,忽然开始嚎啕大哭。迎念皱眉,刚走上前正要看看他是不是摔到了哪,小堂弟突然蹦起来,抬腿就朝她踢来。

偷袭。

迎念动作更快,下意识防卫,躲开后用了个过肩摔,一下把他掀翻在地。

堂弟这下是真的哭出了眼泪。嚎啕声把家里大人都吸引了来。

“吵什么?”

“谁在哭?干嘛了,是不是又打架了……”

迎念看着坐在地上的堂弟,一脸无奈:“是你自己要跟我打的,我说了你打不赢我。”

他不管不顾哭道:“你赖皮!我们老师没教过肩摔,你赖皮……!”

那你特么还偷袭呢,小小年纪不学好!迎念正要张口,婶婶跑进来,见自己儿子坐在地毯上,连忙询问:“怎么了?怎么了谦谦?”

“妈!迎念堂姐打我——”

堂弟告状的瞬间,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都在吵什么?”

所有人朝厅门看去,气氛稍滞,安静下来。

迎老爷子缓步入内,双肩巍巍如山,多年威严气场不改,镇着迎家上上下下。

堂弟一下子见到靠山,扑过去抱着他的腿,“爷爷,迎念堂姐打我!她把我摔在地上!谦谦好疼啊!”

迎老爷子抬手要揽他的肩,动作稍顿,在一大家子人的注视下稍作矜持,只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

“别哭了,一个男孩子,哭哭啼啼像什么话!”

话里却一点都觉察不出斥责意味。

“大过节的,你又在闹什么?”迎老爷子不虞地看向迎念。

每年总有几回一大家子人要聚在一块,叔伯们携家带口,还有两个姑姑,也都会带着丈夫孩子聚在这边。

迎念的父亲在家排行不是最长,此时不在,和她母亲一块去接她奶奶了。奶奶前阵子随老友们一同外出旅游,今日才归。

“他要和我过招,我说了不,他赖着非要,我只能陪他玩了一会。”迎念有事说事,“谁知道他打不过我坐在地上哭,我凑近的时候突然偷袭,我下意识……”

她平静的声音被打断,迎老爷子训斥:“他是你弟弟!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敦亲友爱?!他还这么小,万一摔伤了怎么办?”

脚下厚厚的地毯绵软无比,衬得迎老爷子的声音很有几分好笑。

刚才堂弟偷袭,抬脚直接就冲着迎念的肚子去,要不是她捉住他的脚腕,可够受的。怎么没人考虑她一个女孩家,万一弄伤了该如何呢?

迎念面沉如水,大伯忙站出来缓和气氛,“爸,不过是小孩间的打闹,您别生气!念念不是不懂事的人!”

“她要是懂事能把弟弟往地上摔?”

“爸,您……”

“我就是故意的。”迎念抬头对上迎老爷子诧异的视线,在他露出生气神色时,一笑,“我就是故意找谦谦过招,故意不让他,就是故意把他踹到地上,故意让他偷袭我,我好把他摔在地上。”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对吧。”她咬重最后两个字,“……爷爷。”

“迎念,你——”婶婶一听急了,却被迎念一个眼刀子劈来,蓦地顿了顿。下一秒诧异于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小辈的眼神惊到,越发难以容忍,语气加重,“谦谦他还小!你怎么能下手这么没轻没重?”

迎老爷子的视线只在迎念一个人身上。那道历经沧桑的目光带着恒久不变的不喜,别说对孙女的亲近之意,里头隔阂重重,隐约还带着点审视。

“你刚刚是在跟我顶嘴?”

迎念还没说话,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入内。

“爸,妈,外公……”

客厅内紧张的气氛被打断,循着声音一看,一个身量比迎念稍高的男生走进来,见情况不对,脸上闪过诧异,余下的音节全部淹没在喉咙里。

“怎么了这是?”男孩朝里走了两步,不解问。

“嘉树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快过来!”迎念的小姑嗔了他一句,使着眼色,招手示意他赶紧到自己身边去。

江嘉树愣愣看了一圈,视线和正中间的迎念对上。只一刹,两人各自移开。

他们俩同岁,江嘉树比迎念大一个月,两人如今就读同一个高中,但平时交集颇少。

对于这个表妹,江嘉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原本作为这一辈唯一的女孩,怎么说都该是家里的掌上明珠。然而打从他记事起,迎念就和他们这些堂表兄弟都不亲近。

平时不走动也不联系就罢了,再大些,每到逢年过节在迎老爷子这聚会,迎念总要和老人家闹矛盾。哪年气氛能融洽一些,那可算是烧了高香。

这当下看明局势,一猜又是迎念和迎老爷子起了冲突。江嘉树正要朝他妈走去,抱着迎老爷子大腿的谦谦忽然喊他:“嘉树哥!”

江嘉树脚步一顿,回头看他,只好朝他招了招手,“过来吗?”

小男孩都喜欢和大男孩一起玩,江嘉树平时总被这些表弟们黏着,谦谦一看他招手,告状的事一大半都飞到了脑后,马上撒腿就往他身边跑。

——却被迎念揪着后脖领拽住。

谦谦被勒得后退一步,看清是迎念,“啊”地一声哭出来,垮着脸要往地上坐。

“迎念!”

不顾婶婶的斥喊,迎念用另一手捉住谦谦的胳膊,他被扯着,怎么都挨不着地,哭得更凶了。

迎念看着迎老爷子,“爷爷,我们还没说完呢!”

江嘉树见谦谦哭得凶,看不下去,皱眉,“迎念你先松手!”

迎念置若罔闻。

他沉下脸,伸手去拉谦谦,不妨被迎念重重撇开胳膊,踉跄半步。

“没你的事!”

“嘉树!”小姑着紧喊了一声。江嘉树头也没回,对着迎念发脾气,“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谦谦还小!”

“他还小你不小了吧?听得懂人话吗?”迎念冷眼道,“让开。”

小姑和婶婶齐齐变了脸色,大伯、伯母和其他长辈连忙站出来打圆场,劝迎老爷子的、劝小姑和婶婶的,客厅里一时闹哄哄。

“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迎老爷子沉沉开口,伸出手指着迎念,指尖发颤,“你现在,马上给你弟弟和哥哥道歉!”

迎念手一松任谦谦坐在地上,不接话,沉默数秒后,嗤地笑了。

“您不累我都累了。”

她直视迎老爷子。

“每年过节来您这,总要听一顿训,挨上几句骂。您一直都看不上我妈,也不喜欢我是个女孩子,您自己扪心自问,这些年偏心的事做的还少吗?我体谅我爸爸,他作为您的儿子我的父亲,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所以我回回都在最后忍了下来。”

迎念说:“可今天这个歉我是绝对不会道的。您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说我不孝顺也好,说什么都好,随您的便。”

“你——”

迎念对着气到面色急剧变红的迎老爷子一笑,眼若寒冰,“以后过节,我不来了。”

大伯忙道:“念念!别说这种话,快跟爷爷服个软……”

迎念知道大伯是好意,可那口气梗在喉咙里,梗得她连呼吸都疼。

“我真的挺同情您的。”

迎念忽地一笑,对迎老爷子说。

“即使你再讨厌我、嫌弃我,十万分的看不上我是个女孩,可我迎念,就是迎家这一辈最出色的那个。”

“无论是你最喜欢的孙子。”她斜一眼坐在地上哭的谦谦,手一伸突然将微愣的江嘉树拽过来,“还是你疼爱的外孙。”不等江嘉树反应过来,她又推开他,只看着面前这个古板的老人。

“他们和我比……”

她眼里有执拗和顽固,也有不肯低头的绝不服输。

“——和我迎念比,统统都是废物!”

……

“念念你在哪?乖,接爸爸的电话!”

“念念,妈妈和爸爸来找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咱们回家吃饭,嗯?”

“念念,看到消息理一理爸爸妈妈好不好?”

迎念看着爸妈发来的消息,长抒一气,点开未接电话回拨过去。

“爸,妈,我没事,你们不用来找我。真的,我在回家路上……你们留在那吃饭吧,奶奶才刚回来……你们要是走了爸爸又要被说了……我没事,又不是第一次,我回家自己弄吃的……”

迎念温声宽慰父母,听他们在电话那端不放心地再三追问,她说了又说,总算让他们放下心。

能怎么办呢?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自己的女儿,作为天平的一端,有的时候迎念真的不想让爸爸为难。

可问题出在天平的另一端上,这件事情,根本无解。

她不想因为自己再让原本就不被喜爱的妈妈受到更多指责,而爸爸夹在中间本就不易,她从家宴跑出来还可以说是年少轻狂脾气大,他们却不行。

反正家里上上下下都说她本事大,心气高,难相处,这么多年了,不再乎被多说几句。不见面就不会吵架,她不想再和迎老爷子针尖对麦芒。

收起手机,迎念不再去想,踩上滑板重重着地一蹬,一路踏板滑行,驰过一柱柱路灯,束起的长发在夜色下飘飘扬扬。

乘风的少年人容姿飒爽,精致的面庞上比别人多了几分女孩家少见的英气。

迎念踩着滑板一路滑到家,帮佣阿姨今天休假,两层半的别墅静静悄悄。将滑板在大门玄关处立着放好,她趿着拖鞋从客厅路过,小跑着上楼。

回卧室,仰面躺倒在柔软大床上。她出神许久,直至被口袋里嗡嗡震动的手机唤回思绪。

迎念嫌吵,拿出来往后一扔,随手抛在床上。

手机还是震动不停。

她腾地一下坐起来,不耐烦拿起手机点开一看,原来是班级群里的聊天消息。粗略一扫,一帮男生在聊和游戏有关的东西,她随便看了两眼,刚想放下,被群里两个男生的争执吸引。

“骂就骂了怎么的?”

“你这样说就不讲道理了。”

“不讲什么道理?low队就该有low队的觉悟,装什么牛逼。好好站着挨打少废话才是!”

“那照你这么说,另一个不也没强到哪去?你这样偏帮一边讲话很赖皮……”

迎念百无聊赖,便顺着他们的聊天看了一遍。

他们聊的是平时常玩的那个游戏。今天有两支职业队伍比赛,其中一支是一直实力不济的下游队伍,另一支稍微能称得上中等。

胜负本是常事,然而赢的是下游队伍,输的是中等队。

比赛一结束,中等队里的一名选手,年纪太小沉不住气,立刻就发了一条微博称:

“不服。”

只两个字,却引得评论里开始争论。

原本那条微博下都是中等队的粉丝在声援和安慰,奈何两支队伍粉丝体量都小,这条微博被搬运到专门讨论这个游戏的贴吧之后,引起大量其他玩家和看客的参与。

两支队伍都不粉,说话便“中立”许多,措辞也不需要顾忌。很快,那条微博下就吵成了一片。

有些人对两支“low”队之间的较量没有兴趣,没看比赛就来冷嘲热讽:

“水平都不怎么样,不想着提高实力,争这些有的没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比世界赛总决赛呢!”

“菜比和菜比之间还要分个谁更菜,真不嫌丢人啊!”

……

然而也有看了比赛的人站出来说公道话:“比赛是你们自己打的,就看赛场上的表现,你们确实没有SF好。人家今年能吊着打你们是人家的本事,你们自己被打爆,有什么好不服的?”

同样看过比赛的其他人在其下附和。

“在理!说起来,SF今年是不是买了一个新的辅助?他们队里那个辅助是新选手吧?今天这几场比赛,他们队看起来有点东西!”

……

迎念不玩这个游戏,云里雾里看了一通八卦,只弄懂皮毛。

唯一清楚的就是,“SF”就是那个赢了比赛的下游队伍的名字。

半懂不懂的八卦没什么好看,迎念正想放下手机,班级群里又有男生甩出一个链接:“赛后采访视频出来了!SF的发言人是今天那个很秀的新辅助!”

本来想退出登录,免得手机一直震动惹人烦,迎念的指尖却不觉停住,她也说不清为什么,犹豫两秒,转而点进群里,鬼使神差点开了那个链接。

视频加载出来,画面里,被采访的男生很是清俊,唇边一直微微挂笑。

迎念盯着他看了三秒。

他那份看似温和的笑意,实则并没有落进眼底。

尤其是在采访的主持人接收到最新消息,把微博上的情况简略说了一遍,直接又犀利地提问以后,男生眼里那点不多的情绪,又更薄了几分。

下一秒,就听主持人问:“请问你对对方选手说不服这件事,有什么想说的?”

男生很高,目测个头至少有186cm,他挺拔站在那儿,“没什么想说的。”唇边弧度上扬少许,眼底仍旧淡淡,无比平静——

“赢了,就是赢了。”

喜欢你呀你请大家收藏:(m.heidou8.com)你呀你黑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借剑 大宋小吏 超越狂暴升级 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全娱乐圈都以为我天煞孤星 铁血川军之狙击枪王 偏偏偏爱 诸事皆宜百无禁忌 快穿之陈舟游记 天生皇后命 十代目在横滨出道 重生七零小炮灰 天医凤九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冠剑行 二进制亡者列车 美貌国师在线救世 万古神帝 高攀
经典收藏 野玫瑰真香 撒野 你呀你 破云2吞海 过分宠溺 重生七零小炮灰 乖一些 弟弟的奇妙冒险 于微澜之间 男主他突然有了智商[快穿] 我炒CP翻车后 惊悚直聘[无限] 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 奶就要做毒奶[书穿] 当女配手握剧本 言欢 我在无限世界当主神 牙印 全娱乐圈都以为我天煞孤星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
最近更新 你呀你 弟弟的奇妙冒险 重生之必然幸福 他从地狱里来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 乖一些 十代目在横滨出道 我在无限世界当主神 穿成反派的我靠沙雕苟活 七零修真女知青 撒野 于微澜之间 男主他突然有了智商[快穿] 我炒CP翻车后 过分宠溺 当女配手握剧本 下套 惊悚直聘[无限] 奶就要做毒奶[书穿] 言欢
你呀你 云拿月 - 你呀你txt下载 - 你呀你最新章节 - 你呀你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